解临

人各有命,富贵在天

【周翔】苒苒 1

光合作用:

☆食用说明:


原著向脑补文,时间跨度大概是第十二赛季到十七赛季;


私设周泽楷有个小一岁的弟弟,此文用弟弟的视角写作,不适请勿误食;


剧情需要,第12章会略提到叶橙,不适的小伙伴请慎入。




最后,此文赠一个好友,谢谢你一路的陪伴。


 


Chapter1. 孙翔 


 


我读研二的那个夏天,周泽楷带了个人回家,我听过他的名字,孙翔,周泽楷在队里的搭档。他个子很高,就是偏瘦,蓝白格子的长袖衬衣被他系在腰间,打了个蝴蝶结后还能垂下一巴掌的长度。头发微卷,被染成了栗色,阳光下呈现出流金般的色泽,刺眼得要命。


我打量着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我,那双桃花眼睁得跟铜铃般,连眼尾上挑的线条都变得不那么明显。好半晌,他才“啊”地叫了一声,嘴巴张得快可以塞下一个鸵鸟蛋,弹簧指差点戳到我鼻梁骨上。我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游移到周泽楷的脸上,这家伙交友的品位,真是一年不如一年。


周泽楷沉默地握住那根手指,包在手心,用与我如出一辙的声音慢慢吐着字:“我弟弟,周泽煜。”


我的目光在那两只手上转了转,伸手笑道:“初次见面,你好。”


孙翔还没从僵直状态中恢复过来,眨巴了半天眼睛才想起来要跟我握手。他的手指倒不像他的人那样走着混搭路线,干净修长、骨节分明,手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只是指腹处有着薄薄的茧,触在手心上有点痒。


都说通过握手的方式多少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轻柔之人洒脱,重握之人独断,指触型敏感,长握型热情。他看着挺跳脱的一人,握手时竟是一点都没晃,平稳、有力,透露出几分职业选手的从容来。或许这还是个深藏不露型的?我不由多看了他几眼,心下多了些计较。


可现实往往没有想象那般的丰腴,下一秒钟,我的幻想就被眼前人狠狠地一脚踩裂。


只见他扭头跟周泽楷说:“他的手软得跟个女孩儿一样,也没有茧,看来真的不是你分裂出来的啊!”


……卧……槽……这该是怎么样的脑回路?!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不客气的吗?还有什么叫分裂啊?你见过周泽楷这么大只的草履虫吗?!


即便心里的槽点已被神兽踩踏了无数遍,我依然竭力维持着完美的风度。“临事以敬  处世以诚”,周家家训,就挂在正对我脑门不到五米的墙壁上。


 


周先生和周太太都不在家。新品发布会、学术报告会、教学交流会……这两人一个老总一个教授,假期反而比平时还忙。


“王阿姨请假,说是女儿出嫁,估计得下个月才回来。这几天的午饭我都叫的外卖,菜单在茶几上,你们要是肚子饿了就先点。”我接过他们的行李往二楼走,走到一半堪堪收住脚步。


“那什么……我突然想起客房被我当成储物室了,里面的东西要挪走,得花点时间……”


孙翔还是一副神游天际的状态,倒是周泽楷很快反应过来。


“不用,他跟我住。”


我闻言,心下几分惊诧。


周泽楷有洁癖,虽然没有严重到必须要带着手套才能碰东西的地步,但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他还从没有过能跟人分享一张床铺的情况。这个孙翔,看来有点不太一样?我不由又多看了他两眼。


 


他们在楼上收拾东西,我带公主去洗澡。公主是我家养的猫,芳龄一岁半,纯种伯曼猫。周太太亲自到法国把她接回来,结果新鲜劲维持了还不到一个月就开始嫌烦。周先生工作繁忙同样指望不上,至于周泽楷……呵,鉴于此人的洁癖程度,不提也罢。所以投喂、洗澡、梳毛、陪耍等艰巨任务统统落到了我头上。


“你要是不洗澡,周泽楷肯定嫌弃你!”我把沐浴刷往水里一扔,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在浴盆里乱扑腾的小家伙,托她的福,我现在已经从头到脚都湿了个彻底。她一听,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顷刻便温顺下来。我不禁抚额,男神的魅力已经强大到跨越物种的地步了吗?我们的脸明明长得这么像,为毛换成我就没有这种效果?


半小时后,我带着公主在沙发吹毛,周泽楷正好带着孙翔下来。两人的衣服换过了,大概也是刚洗过澡。孙翔看到公主,眼睛忽然一亮,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来,兴奋地问:“这是什么品种?布偶?不对,虽然有手套,但下巴和小腿都有色斑,脸型也不太一样……是伯曼猫,对吧?”


我惊讶于他对猫的熟悉,点头道:“看来你很喜欢猫?”


“对啊!”他傻笑两声,大喇喇地伸过手来,一把穿过公主腹下,另一手托在臀下,一个用劲就把公主挪到他大腿上。公主也不认生,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舔着前爪窝实在了。


我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啧啧称奇。但凡喜欢小动物的人,都有一颗温和纤细的心,但这四个字放在眼前的青年身上,有一种……嗯,略微妙的错位感。


 “我养过一只布偶,黏人得很!长得那么大只了还要人整天抱着。”他两手在身前比了个长度,皱了皱眉,又拉开了一些,最后有些纠结地放下手,“算了,太久没见,我已经不记得她有多大只了。”


我闻言,诧异地望向一边的周泽楷,怎么你们战队都不让放假的吗?


周泽楷显然读懂了我的意思,他眨了眨眼睛,又摇了摇头。看来是有隐情?而且还不是太愉快的事情。虽然有些好奇,我依然选择了保持沉默。


所幸这种略闷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孙翔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公主身上。他熟练地给公主“马杀鸡”,手法简直堪称专业,公主喉咙发出那小马达一般“呼噜呼噜”的声音。忽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抱起公主,左右转了90度,继而就像被点了笑穴一般,乐得前仰后合。


“啊哈哈哈哈~~你居然是大小眼!还正好是左眼大右眼小!艾玛,周泽楷,你家的猫真不是王杰希快递过来的?”


我被他无厘头的爆发整得莫名其妙,只好再次求助周泽楷,周泽楷却露出了个无奈的笑容!


孙翔自顾自地乐了好一阵,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桃花眼往边上一瞟,“咦”了一声:“周泽楷,你干嘛一直杵在那?不累吗?”说完还特自觉地往边上一挪,手掌在身边的坐垫上连拍数下。


这特么是训狗的姿势吧……周泽楷你可别那么没骨气!


果然,周泽楷抿紧了唇线,没动。


那小子却不依不饶,把沙发拍得啪啪作响,一边拍还一边笑嘻嘻地问:“你该不是怕猫吧?哈哈哈哈,枪王居然会怕猫!笑死我了!不行我得发条微博!”说完动作麻利地掏出手机噼噼啪啪地打起字来。


喂,这样真的好吗?我哥只是不喜欢猫毛并不是害怕啊!你这样给他乱贴标签很有损他冷(gao)酷(leng)型(zhuang)男(bi)的形象的好伐!?


我再次用眼睛余光扫了周泽楷一眼,他依然抱着手臂站在一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得,这是压根不在乎呢,激将法对这个男人彻底无用。但毕竟事关我哥的形象,做弟弟的怎么说也不能让贴错标签这种糟心事在眼皮底下发生。我清了清喉咙,打算将周泽楷同志小时候被一群野猫追到树上躲着不敢回家从此之后就对猫科动物深恶痛绝的黑历史详细告知。但下一刻,我便无比庆幸自己那机智的半秒停顿,否则可就打脸了,还是被自家人,狠狠地。


没错,周泽楷坐过去了,虽然脸色不是很好看,但依然坚定地从孙翔怀里接过了公主。这举动大概连公主都没想到,瞧她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在周泽楷怀里扭得叫一个狂喜乱舞、憨态尽出,还一个劲儿地腆着肚皮求抚摸。


嘚瑟!


孙翔一愣,勾起一边嘴角笑道:“原来你不怕猫啊!”


他显然对周泽楷和公主的组合很满意,掏出手机啪啪啪地连拍了好几下,拍完还一边回放一边乐,“这才对嘛,都说讨小动物喜欢的男生比较容易找到女朋友!”


我怀疑这才是他养猫的真实动机。


周泽楷闻言,嘴角也抽了抽,“我不……”


“不什么?不愁找女朋友?”孙翔切了一声,“长得帅了不起啊……”


周泽楷愣了愣,笑笑没再说话。我忍笑忍到几乎内伤,我赌一张银行卡刚才周泽楷想说的不是这一句。


 


留着他们在客厅里玩你猜我猜,我爬回房间补眠。一大早就被拉起来当苦力,实在有悖于我休假日睡足13个小时的原则。一觉睡到傍晚,那两人早已不在,桌面上留着张字条,一如既往的周泽楷风格。


“冰箱,有饭。有事,勿等。”


拉开冰箱,还真是有些出乎我意料。保鲜盒里整整齐齐地码着三个菜,清炒西兰花、红烧小排、香葱煎蛋,卖相都很不错。垃圾桶里还有切下来的边角料,这明显不是外卖货。


莫非是周泽楷厨艺大爆发?


……还是算了吧,此等水准,不是周泽楷这种泡面党短时间内能练出来的。那就是孙翔咯?我一边嚼着排骨一边想,那可真是人不可貌相。这要是个女孩子,一定得唆使周泽楷拐回家。






>>>next chapter:秘密



评论
热度 ( 490 )

© 解临 | Powered by LOFTER